<p id="cm5nl"></p>
<acronym id="cm5nl"></acronym>
      <pre id="cm5nl"></pre>
      <table id="cm5nl"></table>

      <p id="cm5nl"><strong id="cm5nl"><xmp id="cm5nl"></xmp></strong></p>
        <table id="cm5nl"><option id="cm5nl"></option></table>

        上海徐匯刑事律師

        策法上海徐匯刑事律師專業委員會精通各種刑事案件的處理,并擁有寬廣的資源。服務領域包括: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經濟詐騙犯罪、挪用和貪污犯罪、走私犯罪、毒品犯罪、故意傷害罪以及盜竊搶劫等各類犯罪。進化出獨特的法律視角和敏銳的法律嗅覺,以此找尋到疑難案件的突破口,力求將委托人利益最大化。先后幫助多名委托人獲從輕處理、減輕處罰、無罪釋放,對犯罪情節輕微的當事人申請取保候審及爭取緩刑的成功率高達90%以上。

        律師團隊

        律師團隊

        開庭辯護

        律所榮譽

        律所環境

        律所環境

        律所環境

        徐匯區律師

        最新文章

        隨機文章

        推薦文章

        華東理工律師講合同詐騙罪的兜底行為

        時間:2021-12-02 16:06 點擊: 關鍵詞:華東理工律師,合同詐騙,履行合同

          以其他方法騙取對方當事人財物的是合同詐騙罪的兜底行為類型。眾所周知,我國刑法分則存在許多兜底規定,刑法理論大多對兜底規定持批評態度。雖然大多數論著主要針對的《刑法》第225條的兜底規定,但也有不少學者針對合同詐騙罪的兜底類型提出了限制解釋的主張。下面華東理工律師以“騙逃運費案”為例展開說明。


          國際貨代行業主要承接的是經由海、陸運輸線路進行“多式聯運”的集裝箱業務,為委托人辦理貨物運輸及相關業務并收取服務報酬。通常貨代公司承接業務委托后,提交國際聯運運單至中鐵集裝箱公司,再由中鐵集裝箱公司匯總運單后提交鐵路貨運中心。鐵路貨運中心作為整個運作系統的核心樞紐,會負責制票、審核,貨物抵達港口后便由其安排運輸。不僅如此,鐵路系統還主導貨物運費的定價和調價。為吸引日韓等國外貨源過境中國,鐵路系統通過政策傾斜及法規制定,相比于出口貨物,一集裝箱的過境貨物可享受5到7折的優惠。在這樣的背景下,連云港國際貨代企業通過電腦軟件修改、貼紙復印等手段制作虛假的國際貨物到達海運提貨單,填寫虛假的貨物運單信息,將本是國內出口的貨物偽造成過境貨物進行虛假申報(出口套過境),騙逃鐵路運費4000余萬元。涉事的部分企業已經被判處合同詐騙罪。


          有學者指出:“對于經濟犯罪‘兜底條款’所涉內容,必須與刑法明示的內容具有行為性質的同質性,方可進行解釋,僅有法益侵害結果的同質性不能適用。”“我國刑法并未明文規定騙逃部分鐵路運費的行為屬于犯罪,其行為不屬于《刑法》第224條第5項規定的‘以其他方法騙取對方當事人財物的’情形。‘以其他手段騙取對方當事人財物’的‘其他’范圍必須受《刑法》第224條前四項‘行為同質性’所要求的‘根本沒有履行合同的任何誠意與合理基礎’以及騙取的屬于‘財物’的基本解釋限制。”華東理工律師根據這一觀點,“騙逃運費案”的行為不成立合同詐騙罪。筆者難以贊成這一觀點。


          首先,不可否認的是,對于任何條款中的兜底規定,都必須進行同類解釋。其中的同類,當然不是僅指法益侵害結果的同類,還必須是構成要件的同類,而不只是“行為同質性”。而所謂構成要件的同類,就是要判斷行為人的行為是否符合合同詐騙罪的構造。在“騙逃運費案”中,行為人在簽訂、履行合同的過程中,將本是國內出口的貨物偽造成過境貨物進行虛假申報(欺騙行為),鐵路貨運中心的相關人員信以為真,并因此讓行為人少繳鐵路運費4000余萬元,行為人獲得了相應的利益,被害人遭受了相應的損失。這一行為完全符合合同詐騙罪的構造。特別要說明的是,《刑法》第224條所規定的“騙取對方當事人財物”中的“財物”包括財產性利益,財產性利益包括債權的增加與債務的減少。 “騙逃鐵路運費4000余萬元”當然屬于“騙取對方當事人財物”。


          其次,以《刑法》第224條的前四項規定為依據,將“根本沒有履行合同的任何誠意與合理基礎”作為行為同質性,并不一定妥當。根據這一觀點,凡是具有履行合同的合理基礎的行為,都不可能成立合同詐騙罪。按照這一邏輯,只要是有錢人就不可能成立詐騙罪。這是難以被人接受的。筆者也認為,可以將《刑法》第224條前四項規定的行為概括為沒有履行合同的誠意。但是,需要注意的是,一方面,合同詐騙罪中的合同是指具體的合同,而不是指抽象的合同。行為人使用欺騙手段與他人簽訂甲合同,而具有履行乙合同的誠意的(況且“騙逃運費案”中也不存在另一合同),不影響就甲合同成立合同詐騙罪。另一方面,履行合同是指按照合同要求履行合同,而不是只要實施了某種行為就是履行合同。例如,行為人與對方簽訂購銷合同,行為人在收到對方當事人的預付款后,應當提交合格的不銹鋼板材,但行為人卻提供生銹的鐵板,不能認定為履行合同。況且,《刑法》第224條明文規定合同詐騙罪必須發生“在簽訂、履行合同過程中”。這一時空要求顯然是針對行為人而言,也就是說,行為人“在簽訂、履行合同過程中”騙取對方當事人財物的,成立合同詐騙罪。

              既然如此,就足以說明,即使在“履行”合同過程中,行為人也可能成立合同詐騙罪。所以,將“根本沒有履行合同的任何誠意與合理基礎”作為行為同質性,與刑法的規定并不吻合。在“騙逃運費案”中,合同內容是運送過境貨物,但行為人提供的則是國內出口貨物。所以,不能認為行為人履行了合同。即使退一步說,兜底規定必須具有“根本沒有履行合同的任何誠意與合理基礎”的行為同質性,“騙逃運費案”中的行為人也根本沒有履行運送過境貨物的任何誠意與合理基礎。既然如此,就不能否認行為人的行為成立合同詐騙罪。有學者指出:“騙逃運費的行為雖然采取了欺詐手段,但是運輸合同始終在被履行,其實質是屬于履行合同的欺詐獲利,不符合合同詐騙罪的‘兜底條款’同類解釋的要求,應當無罪。”但是,此運輸合同非彼運輸合同。履行合同的欺詐獲利與合同詐騙罪并不是對立關系。不能為了得出無罪的結論,就用“欺詐獲利”來歸納案件事實。

         

          再次,我國刑法分則雖然有許多兜底規定,但對兜底規定不能一概而論。換言之,有的兜底規定的確不具有明確性(如《刑法》第225條第4項“其他嚴重擾亂市場秩序的非法經營行為”),有違反罪刑法定原則之嫌。有學者認為,“兜底條款”在表述上具有高度的抽象性與概括性,與罪刑法定原則的價值選擇背道而馳,在內容上的不明確性和不可預測性,可能導致刑罰權的濫用,應當廢除。就《刑法》第225條第4項而言,這一結論或許是合理的,但認為刑法分則中的任何兜底規定都具有不明確性和不可預測性,則并不符合事實。換言之,有的兜底規定相當明確。就各種詐騙犯罪而言,刑法分則在原本不需要列舉常見欺騙手段的情況下卻列舉了常見的欺騙手段,但僅列舉常見的欺騙手段必然形成處罰漏洞,所以形成了兜底規定。這種兜底規定并不缺乏明確性。以《刑法》第224條的規定為例,項前有“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在簽訂、履行合同過程中,騙取對方當事人財物,數額較大的”規定,只要結合項前規定對“以其他方法騙取對方當事人財物”進行理解和適用,第5項的兜底規定就沒有不明確之處。這是因為“騙取”這一動詞的使用,加上刑法學對詐騙罪構造的解釋,足以合理判斷某種行為是否構成合同詐騙罪。

               倘若認為刑法第224條第5項的規定不明確,必須進行最嚴格的限制解釋,那么,《刑法》第266條關于詐騙罪的規定也不明確,也必須進行最嚴格的限制解釋??峙虏荒艿贸鲞@樣的結論。與《刑法》第266條“詐騙公私財物,數額較大的”這一規定相比,《刑法》第224條第5項的規定(結合其項前的規定)要明確得多。反過來說,與《刑法》第266條相比,作為特別法條的第224條完全可以簡單地規定如下:“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在簽訂、履行合同過程中,騙取對方當事人財物,數額較大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果真如此,則不存在兜底規定,恐怕沒有人會主張因為不明確而對該條進行最嚴格的限制解釋。既然如此,為什么要對現行《刑法》第224條第5項的規定進行最嚴格的限制解釋呢?再如,《刑法》第192條關于集資詐騙罪的規定,沒有列舉常見類型,也沒有兜底規定;而第193條規定的貸款詐騙罪列舉了常見的欺騙手段,出現了第5項的“以其他方法詐騙貸款的”兜底規定。盡管如此,我們不可能認為,第192條的規定比第193條的規定更為明確;也不可能認為,對第193條第5項的規定必須作出最嚴格的限制解釋。
        華東理工律師換言之,《刑法》第193條的兜底規定其實比《刑法》第192條的基本規定更為明確。所以,不區分兜底規定的類型,一概以兜底規定不明確為由要求對兜底規定進行最嚴格解釋的觀點,并不妥當。
         

          最后,以“我國刑法并未明文規定騙逃部分鐵路運費的行為屬于犯罪”為由,否認“騙逃運費案”構成合同詐騙罪,顯然難以成立。構成要件具有類型性,不可能描述所有的詐騙行為與詐騙對象。按照這一說法,騙逃高速公路費用的,由于刑法沒有明文規定,也不屬于犯罪。但這一結論難以被人接受。
         

          此外,還有人對“騙逃運費案”成立合同詐騙罪提出了如下反對理由:

         ?。?)鐵路系統視不同貨源實行區別定價政策,對過境貨物大打折扣并沒有依據,這是騙逃鐵路運費發生的體制性原因和前置條件。

         ?。?)在普遍進行出口套過境的市場壓力下,就算是一家新成立的“干凈”國際貨代企業,若不“合污”,也就意味著失去了生存空間。

         ?。?)出口套過境行為的主要責任方并不在于國際貨代企業。雖然貨代企業需要在貨物運單上填寫是出口貨物還是過境貨物,并對此負責,但鐵路方面具有檢驗權與最終發貨決定權,倘若鐵路方面嚴格一一檢查,出口套過境的騙取行為根本不可能成功。

         ?。?)動用刑罰使得合同雙方主體都不受益。
         

          華東理工律師顯而易見的是,這只是從犯罪原因方面所作的說明,也可能對量刑產生一定影響,但不是對本案構成要件符合性的否定。


          總之,兜底規定存在不同的情形,《刑法》第224條的兜底條款,并不是所謂擴張性的規定,也不是所謂不明確性或抽象性的規定,要求對第224條的兜底規定進行限制解釋,既缺乏實質理由,也缺乏形式根據。對兜底規定的解釋當然要符合同類解釋規則,但只要是利用經濟合同實施的詐騙行為,符合合同詐騙罪的構造,具有詐騙故意與非法占有目的,倘若不符合前四項的規定,就必然符合第5項的兜底規定。上海刑事辯護律師


         

        上海有名的律師帶您了解合同詐騙
        華東理工律師講合同詐騙罪的兜底行為 http://www.stillwaterflyfishingadventures.com/xuhuiqulvshi/xuhuixingshilvshi/4670.html
        以上文章來源于網絡,如果發現有涉嫌抄襲的內容,請聯系我們,并提交問題、鏈接及權屬信息,一經查實,本站將立刻刪除涉嫌侵權內容。
        久久精品国产亚洲AV拍拍拍_一本精品99久久精品66_国产成人精品午夜_亚洲高清观看Av